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4 Reads)
年華易逝,滄桑累積,悲喜過往,難賦深情。冤孽間的相互報復,就這樣愛出了死,怨出了生。 ——題記。 初見,他是風姿翩翩的少年。他那高挑的眉毛下是一雙狹長的眼睛,當他抬起眼的時候,潑墨的眼睫像是正在破繭的蝴蝶,優雅而緩慢的向上翻開,舒張羽翼,略帶淺褐的茶色雙眸,彷彿兩汪寒潭,清幽、冰冷,淡定而深不見底。高湛,他用茶色的眼眸向她淺淺地望來,而她,呆呆立在原地。這樣的一雙眼睛,一眼就足以讓人沉溺其中。 這剎那的美麗,彷彿可以永生永世流轉不忘…… 不久,她被迫離開京都,而他的生依舊平穩如初,不帶一絲感情,不帶一點漣漪。他和她,似乎不再有交集。多年以後成長為小小少年的她回來。一臉灰塵的倒在他懷裡。“九叔叔。”三個字,卻從此將他拉入萬劫不復的輪迴。 他看著她成長為翩然少年。即使她——高長恭卻必須在世人面前以男子身份出現,她身上的美麗,她的笑她的鬧,她的嬌嗔她的淚水卻因染上了男子的淡淡清華而舉世無雙。他以所有呵護她安全快樂地長大。高洋殺人的時候,他在桌子下按住她的手,不讓她說話,害怕她胡說八道惹禍上身;他成親的那天,卻特地來看她,而她只是怪他,生氣叫他回去;他病了,她強迫他飲下那苦澀的藥;他一臉溫柔而滿足地看著她和自己的兒子嬉鬧…… 所有的人都難以接近冰冷的他,只有她是例外。他記得她愛吃的湯羹,特意討來廚子為她做;他保護她縱容她,這世上,只有她是他的最愛。而她視他為這世界上最重要的親人,他終於登上了帝位,權勢之路一旦踏上,人就變得孤獨起來,高處不勝寒。一旦被人利用,就萬劫不復:他設計除掉了擋在他面前的所有障礙,然後又是高百里和恆迦的妹妹,而她一次次地原諒他,儘管她不喜歡殺戮算計,然而他是她最重要的親人,呵護她愛護她的九叔叔啊。她為他穿上了那身鎧甲,成為了北齊第一戰神——蘭陵王高長恭。她輕輕地對他說,然而聲音堅定:九叔叔,我要為你守住這江山。 她是蒙昧少女,只知道他是她的九叔叔,而他的心裡,不論在名義上,她是男是女,是他的侄子還是其他,她是他想要相伴一生的愛。可是他不能。這是被世人所不齒的禁忌之戀,他只能默默地愛,默默地恨,讓痛苦在內心生根發芽。有一種等待是用來思憶的,那叫做望眼欲穿。有一種悲哀是用來放縱的,那叫做體無完膚。有一種愛情是用來懷念的,那叫做刻骨銘心。茫然中沒有清醒,只有急湧上頭的悲愴——善惡之分,男女之別,在他的世界裡沒有任何意義;此刻他擁有的,只有這顆生生世世輪迴不變的心。他靜靜呢喃:“ 亂世浮華 沉寂了千年的愛戀 等待著衝破枷鎖…… 如果說時代和身份是我們相遇的錯誤 那麼在輪迴中 請等待我溫熱的手 這一次由我來握緊我們這段,禁錮之戀……來世,我只要做一名普通又平凡的男子 伸出這雙手臂擁抱你 而不是擁抱虛空 永生永世如同月夜裡纏綿於你身畔的明月光 片刻也不會分離 我的長恭 請永遠的記住這是我對你許下的……永恆的約定……”如此深情,卻只能暗埋於心。愛情,原來只是一場淒美的吞噬。他以為自己仍在這世上,卻不知早已被愛恨情仇生生吞噬,迷了路途。而他墮入輪迴中掙扎,永無出頭之日。他才發覺,人生之苦於他而言,不是佛家所云的生老病死,不是愛別離,怨長久,放不下,而是求不得。永遠都不能求的禁錮之戀…… 他並不是高潔不染塵俗的謫仙,他只是紅塵中心機深沉的帝王。他可以負天下之人,但他永遠不會傷害她不會算計她,他願終他一生之力保護她愛她。他本想為了對她的承諾保全她的三哥,可惜卻終為和士開所毀。一念成魔。一念成佛。緣起緣滅,終墮無間。她失去三哥,淚流滿面痛不欲生,他獨坐宮廷相思沉沉——害怕她離開,害怕她從此再不原諒他,而她終是自請離開,戍守邊塞。 離開,她轉過了身,剛邁出了一步,忽然聽到了身後傳來他的聲音,“長恭,將來總有一天---你會原諒我的是不是?”那樣溫柔而絕望的、拋棄了昔日全部驕傲與尊貴的聲音,在夜色中綻放出無邊的憂鬱和孤寂。他剛想再說些什麼,卻被劇烈的咳嗽截斷。 而她只是靜靜站在那裡,臉色蒼白得如同死人一般,然後清晰無比的吐出了三個字:“不知道。” 說完,她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去,緩慢的腳步沉重無比,彷彿,一腳一腳踩在自己的心上。 窗子被大風吹得撞出了響聲,砰的闔上了。彷彿切斷了彼此之間僅存的聯繫。 從別後,宮闕漠北不相見,此恨綿綿無衰絕。 於是,不再眷戀,疾步離去。 走在黑漆漆的長廊上時,她聽見紅葉凋零的聲音,清脆的,很像心臟破碎的聲音。 紅葉盛放的奢華,恰似他的容顏。沉醉復沉醉。醒時,葉落如潮退。這一場紅葉般剎那絢爛又剎那飄零的時光,終於走到了盡頭。然後,來生來世、生生世世、永生永世,他和她,再不相見。 再不相見。—— 愛戀的初始便是禁忌。愛戀的方式墮入迷途。明明知道是深愛的,卻拿捏不住方式,掌握不住命運。明明知道你也在乎的,卻還是害怕握不住你。天下愛戀之中的人皆是若此,不論如何聰慧,皆赴此路。過去的,已經結束,再也,回不去了。失去的,已經消失,再也,找不到了。 怒,莫大於有所求而求不得 哀,莫大於有所求而不得求。 時光荏苒。直到他終於得知,她確乎是個如假包換的女子,他是那麼想把她抓在身旁永遠不分開。然而他卻終是放了手。正值盛年卻身染重病,面色蒼白更加如同仙人般美幻。他望見自己咳嗽之後,濺血如梅。他知他給不了她幸福。更加不能。伴她此生此世,生生世世。有一種愛叫手放開。儘管愛你如斯。卻不是不再愛你。而是,已經不能再愛你。高湛。於是孤獨地生,又復孤獨地死。至死不曾等到她回來。不曾聽她告訴他,其實她早已不怪他。她最終找到了她的幸福,而他永遠墮入萬劫不復的深淵等她。卻是,再也等不到了罷。 那些細花飛雨,都化成了記憶裡的點點滴滴;回憶如浮萍飄浮於生命之上,隨時讓人知道夢幻有多麼美麗,現實有多麼悲哀——一眨眼,就是一生;一回首,就是一輩子。有一種感情,不是一句再見就可以了結的;有一種感情,不是一次決斷就可以毀滅的……你永遠不會知道,這種愛有多深有多濃;你永遠不會明白,你今日的自由,曾經多少次毀滅和蹂躪了誰的心。高長恭,她可曾真正明白過九叔叔對她的愛?她可曾真正知曉那至死不渝的情? 記得高湛說過,他說一切東西之所以美麗,是因為在適當的時間,適當的季節,被人適時地欣賞,美麗的東西,可以懷念,但不能執著;美好的東西,就讓它在記憶裡駐留在最美的時刻……如此聰明的人,說得再透徹,卻永遠無法控制自己的心,讓自己變得無堅不摧——也許人一輩子,注定要做幾件,明明知道會傷到自己會後悔會難過,卻仍然不得不做,非做不可的事情罷?是自己自願踏入這無間之道,自顧自跳進那萬劫不復卻百死不悔。 他對長恭說,我不是過客,我不是過客啊……只是這世上,我們都是彼此的過客,我是你的過客,你是他的過客,他是我的過客……留不住,回不去,得不到——也罷也罷。而對於長恭而言,九叔叔作為她初次的愛戀,作為她最重要的親人,她會永世不忘他的,然而和恆迦在一起後,他也只是她的過去了。 初見。他是風姿翩翩的少年。他那高挑的眉毛下是一雙狹長的眼睛,當他抬起眼的時候,潑墨的眼睫像是正在破繭的蝴蝶,優雅而緩慢的向上翻開,舒張羽翼,略帶淺褐的茶色雙眸,彷彿兩汪寒潭,清幽、冰冷,淡定而深不見底。高湛,他用茶色的眼眸向她淺淺地望來,而她,呆呆立在原地。這樣的一雙眼睛,一眼就足以讓人沉溺其中。 這剎那的美麗,彷彿可以永生永世流轉不忘。—— 可是,又有誰知道, 那些流逝的往昔一抬眼一轉眉 是誰錯過了誰 似水流年什麼都留不住 留不住—— 紅顏醉鏡花醉樹,最是人間留不住……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我是一個崇尚愛情的人!話句話說,愛是我的信仰!我的靈魂依附於愛才能存活這麼久!愛是一種互動,所以,我的靈魂將在除我之外的人與事中才能發現!靈魂是害怕孤獨的!於是,我的靈魂將寄居在另一個靈魂身旁,與之結伴而行!這樣,我的靈魂才能通體!否則,我將變成孤魂野鬼,永遠在尋找!永遠被嘲笑! 有時候,我也渴望孤獨!靜思才能使靈魂更加純淨!這就是所謂的靈魂出竅!遊走在精神世界裡,變的有些不可理喻!你會發現,出竅的靈魂遠比生活中的人要多的多!而他們出竅的理由,源自孤獨! 這個地方,並不熱鬧!只是在自己狹狹的空間裡,品味孤獨!一切都井然有序!靈魂是不能彼此見面的!當兩個靈魂同時寄居在一個體內,這個人將瀕臨崩潰!所有的靈魂都很守規則!沒有貪婪的佔有慾!沒有骯髒的征服欲! 一切過後,靈魂又將鑽進人形的外殼,披著愛情的外衣,繼續與這個世界爭鬥……